您当前的位置:您当前的位置 : 长城网 >> 文化频道 >> 文化快讯

故宫门渐次打开:走进寿康宫,就像穿越了240年

来源: 中国青年报 作者:张渺 2017-05-10 10:17:01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老文物怎样活起来

  故宫的星巴克拆了,小商店拆了,冰窖餐厅却开张了。朱宏去冰窖吃了饭,“有点小贵,但很独特”。

  “这些冰窖都空着没人用,一直堆放杂物,没有得到修缮。我们要寻找为游客服务的地方,但不能再盖临时建筑了,也不能不合理利用建筑。我们找到了这块地方。”单霁翔将冰窖称为古代的冰箱。这4个冰窖位于故宫中轴线以西,冬天能存放2万块冰,夏天供皇帝和妃子们解暑降温使用。随着西部区域的开放,故宫的开放面积达到了60%。

  冰窖外红墙灰瓦,走进冰窖餐厅里,台阶的扶手是用半透明的亚克力材料模仿成冰的样子,码在一起。头上半圆形的拱顶,用的仍是上百年前的灰砖。餐厅里所有的现代化设施,包括地板和照明设备,都是“可逆”的,与冰窖本身的墙体和地面分离,随时可以拆卸运走,不会伤害古建筑本身。

  乾隆盛冰块用的掐丝珐琅番莲纹冰箱,也是故宫的藏品之一,盖子上有双圆钱形透气孔散出凉气。这只古代冰箱的颜色和纹饰,被印在了现代冰柜的外壳上,安放在故宫所有游客服务场所,冰柜里冰镇的矿泉水和雪糕供游客购买。

  “故宫博物院要改变传统的传播方式,要学会运用多种方式来传播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,我们要让故宫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。作为一个博物馆,最重要的,是要把你的文化资源,真正地融入人们的生活。”单霁翔说。

  足金的项链价格不菲,故宫的文创产品里,更多的是价格亲民的日用品。一部清宫电视剧大火的时候,不少长发的女孩子,专门去故宫的文创商店里,买一支女主角同款的白玉兰花簪子挽头发。结账的时候,没准顺便还要捎带买一把印着“朕就是这样汉子”几个大字的折扇。

  “我们的很多文创产品还可以作为国礼,送给外宾。”单霁翔讲了个故事。法国总统奥朗德带着女朋友来了故宫,女朋友一直没怎么笑,直到单霁翔代表故宫博物院,给她送上了一条印有故宫传统服饰图案的丝巾,奥朗德的女友才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  “半年以后工作人员告诉我,他俩也没成,白送啦。”单霁翔歪着头,一脸“萌萌哒”的表情。又补充了一句:“真没成。”

  给故宫文创设计部门提供源源不断灵感的,是故宫里的藏品。

  为了弄清楚故宫里究竟有多少藏品,从2004年到2010年,故宫博物院前院长郑欣淼,整整用了7年的时间,对故宫的文物进行一次彻底的盘点。2017年3月底,单霁翔院长向社会公布了故宫的藏品数量为1862690件(套),比7年前又多了5万余件(套)。

  “全国的其他博物馆,藏品都是金字塔结构的,少数精品,大多数一般。但在故宫是倒金字塔结构的,90%以上,都是一级文物。”单霁翔说到这里很是自豪。

  另一个故宫博物院正在进行的大工程,是把这180多万套藏品,一一拍照存档,录入电脑,建立每样藏品的信息档案。人们坐在家里,打开手机里的故宫藏品App,就能在数字博物馆里欣赏这些文物,了解它们背后的故事和文化知识。

  研发这些App的新媒体团队,由一群年轻人组成。他们曾拿着一个栏目给单霁翔审核。

  “我确实犹豫了,这个栏目是让孩子做一天小皇帝。”单霁翔感觉有点不好,如今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,都把自己当小皇帝,还让他们做一天小皇帝,岂不是“更不得了”?

  研发团队的年轻人们让他打开看看,单霁翔体验了一把,立刻改观了。

  “皇帝也是蛮拼的,早晨不到5点就得起床,不给吃饭。背四书五经背一个半小时,还是不给吃饭。换身衣服,去给皇太后请安,之后还要去冰冷的乾清宫上早朝。折腾俩钟头以后,回来才能吃饭。一天还只能吃两顿饭,每顿饭只有七成饱。吃完饭,还得学语文学骑马射箭,学到下午4点钟才能玩一会儿。所以做什么都得努力啊。”单霁翔感慨。

  总统,请在午门下车!

  故宫博物院90岁生日的时候,举办了一场“运动会”。

  那天早上,午门如往常一般打开,游客却没有如同往常一样,继续沿着中轴线,一路走到神武门去。人们都一股脑地朝着西边武英殿书画馆的方向跑过去。那是2015年9月,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特展“石渠宝笈”展出《清明上河图》的第一天。

  奔跑的画面被留在了镜头里,还有了个专门的名字,“故宫跑”。

  单霁翔也跟着人群一起跑,跑在最前边的一个老头儿,气喘吁吁地问他:“院长,你们故宫博物院办一个展览怎么还要跑啊?像运动会一样。”

  这句话启发了单霁翔,第二天,故宫连夜赶制了几个牌子,分别写着一组、二组、三组……早上7点,已经有观众在午门外等着了,工作人员分别举着牌子,站成了一排。观众们按照抵达的先后顺序,分别站在了各组牌子后面。

  “我们提前半个小时开馆,然后第一组入场、第二组入场,第三组入场……全世界的博物馆办展览有入场式的,我想也只有故宫博物院了。没办法,人太多了。”单霁翔说。

  撤展的前一天,赶来看《清明上河图》的人格外多,按照故宫的规矩,这个级别的藏品,出于保护的考量,展出一次之后,就会入库三年。

  直到晚上8点,武英殿外的队伍依然看不到尾。故宫物业部门紧急烧了水,给排着队的游客免费送来了热茶和方便面。

  单霁翔在队伍旁边溜达,排在后面的人担心看不到展览了,单霁翔当场拍板决定,直到最后一个游客看完,故宫才会关门。

  “直到凌晨四点,最后一家人高高兴兴地看完走了,天都要亮了。”

  故宫为普通观众破了例,但面对外宾想要驶入午门的礼宾车,单霁翔却作出决定——关上大门,请外宾下车。

  在2013年4月之前,来故宫参观的外宾,都可以乘车直入午门,一直开到参观地点。但单霁翔认为,这个特权应该取消,外宾也应当在故宫门前下车,和所有参观者一样步行入内。

  单霁翔觉得,这是对故宫这座古老建筑的尊重。

  “我们的藏品太多了,珍贵的藏品也太多了,我们需要更大的空间。”单霁翔说。

  故宫有180多万件藏品,能够在故宫内展出的,还不到1%,大多数只能躺在库房里。故宫最新的计划是,在北京海淀区圆明园附近,新建一座能容纳300万观众的巨型博物馆,目前工程正在进行,预计2020年完工。

  对故宫里的藏品,郑欣淼不只是把它们当做古董和文物,更拿它们当做研究对象。

  故宫学这个概念,是郑欣淼在2003年第一次提出的。这是一门综合学科,涉及历史、政治、建筑、器物、文献、艺术、宗教、民俗、科技等许多学科,据郑欣淼介绍,目前南开大学、东北师范大学和社科院研究生院都开设了故宫学专业,培养相关方面的人才。

  郑欣淼离任之后,故宫成立了故宫研究院,郑欣淼被聘为院长,继续从事故宫学的研究。

  “故宫里的文物,故宫的古建筑,与故宫的历史文化,都是结合在一起的。”郑欣淼对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说,“人们提到故宫的文物,觉得都是宝贝,很值钱的。但是对我们而言,文物的内涵,其实是历史和文化的内涵。故宫的藏品见证了当时宫廷的生活,见证了古代艺术。藏品里还有很多文献、资料、尺牍,都是极具研究价值的。”

  朱宏在陶瓷馆里做志愿讲解的时候,也同样不喜欢游客问他展品值不值钱的事。

  “问我这个值多少钱,那个值多少钱。来的是博物馆,看到的就是文化,是国宝,又不是去拍卖市场看商品。”他眉毛都皱了起来,重重说了五个字:“特别不喜欢!”

  “过去我们商业气氛太重,没有文化机制。现在我们的文创产品,输出的是文化。到去年年底,故宫研发了9170种文创产品。”单霁翔开了个玩笑,“喜欢的话,可以把这些文创产品带回家,当然了,可能要留一点钱。”

  这一系列的博物馆商店,是游客离开故宫前看到的“最后一个展厅”,也是故宫最新推出的“去商业化”故宫商店。

首页  上一页  [1]  [2]  [3]  [4]  下一页  尾页

关键词:

责任编辑:韩建强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