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您当前的位置 : 长城网 >> 文化频道 >> 考古

老矿工双脚丈量井陉15年 2万张照片记录文物

来源: 燕赵晚报 作者:李梓 刘琛敏 2017-02-21 08:47:04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-“热爱井陉走遍井陉”,成为王秋元(右)15年的追求。

  -王秋元经常向村民宣传井陉文物。

  “三川、九陵、十八峪、七十二个对子村,”说的是千年古县井陉县。作为文物大县,这里既有仰韶文化遗址,又有龙山、先商遗址等众多名胜古迹,特别是位于该县东元村的旧石器遗址,距今已有5-20万年。分散在各个村子的古阁、古庙、古戏楼等古建筑就更不胜枚举了,仅国家级、省级文物就有21处。这些古建筑和文物,对于井陉县北正乡中乐村年过古稀的老人王秋元来说,早已尽收眼底。15年来,他用双脚丈量井陉,走遍了全县17个乡镇318个行政村、618个自然村,走到哪里就将保护文物宣传做到哪里。

  清代“曾知府”家险被盗,他很着急

  2月14日上午,王秋元召集徒弟毕富文、文物保护志愿者王会良来到他家,研究王秋元师徒的文物宣传保护“五个一工程”,打算尽快送给井陉县文物管理部门。

  说话间,王秋元获悉清代曾维道知府住宅一件文物险些被盗,便亟不可待地带领众人前往现场。

  “曾知府”两处老宅历经200多年风雨,如今已是“陋室空堂”、“衰草枯杨”,但其雕梁画栋的大门楼,精美的砖雕,出神入化的门洞石,乃至其苍老的旧模样,都像是向众人讲述它“当年笏满床”的辉煌历史。然而,昼夜坚守老宅的两个康熙年间的门洞石,如今只剩下一个,另一个则被一摞破旧的砖瓦取代。村里的一位妇女走过来说,这两户人家都在外地,房子无人看守。不久前的一天下午,有人想偷盗门洞石,幸亏被路过的村民发现,把盗贼吓跑。为防止再被盗窃,曾家后人便把那个已经被撬下来的门洞石搬到屋里存放。

  听罢此言,王秋元还是不放心,想跟村干部反映此事,“村里很重视‘曾知府’文物保护,曾做过不少工作。”

  村委会主任曾利元表示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“曾知府”家的住宅分给5户居民居住,有的村民文物保护意识淡漠,把原有的老宅损坏了,只有曾知府当年的家属住宅、长工居住的房子保存下来,但屋顶也坍塌了不少。下一步他们打算联系有关村民,督促他们维修保护,有困难可向村委会反映。

  15年,他围绕全县936个村庄转了4圈

  现住井陉县北正乡中乐村的王秋元,原是井陉煤矿第一矿井一名煤矿工,观其容貌要比他72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很多,他说“天天在各村拍摄文物照片,赚了个好身体!”

  他家的院里院外、屋里屋外,墙壁上挂着的,书桌上摆放着的,门框、茶几上贴着的,都是古道、古阁、古戏楼、古民宅照片……其中多数照片按照乡镇行政区域划分,分门别类地镶嵌在近百个相框中,每张照片下面都标注着村名和具体文物的名称。存放在他家室内的两块牌匾,因其上面书写着“热爱井陉走遍井陉”8个黄底红色大字,显现了这家男主人拍摄这些文物作品的初衷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人活着总要为社会做点事情的!”2000年,王秋元从矿工岗位上正式退休后,因感到无聊,便买了一部傻瓜照相机,骑自行车走村串乡,拍摄自己喜欢的文物。其间,他发现秦皇古道上垃圾成堆,宋代的垂虹桥也快被淤泥淹没了。还有些文物,今天拍摄了,过些日子再去看时,便没有了,特别是属于民居类的文物,很多被村民改造得面目全非。此情此景,让这位老矿工看了很不是滋味,于是萌发了宣传保护井陉文物的想法。

  2002年,王秋元拿起相机,怀揣“热爱井陉走遍井陉”的梦想,带着地图和望远镜,踏上用镜头记录文物、宣传保护文物的征程。

  这一路走来,他居然坚持了15年,围绕井陉县17个乡镇318个行政村、618个自然村转了4圈。走到哪里,他就将保护文物宣传做到哪里。为此,他先后拍摄了2万多张照片,举办了5次大型摄影展,制作了18本精装的文物相册、5本“五个一工程”相册。为此,他用坏了4部照相机,骑坏了3辆自行车、2辆摩托车、1辆电动车,用破了3张地图,投入各种费用4万多元。

  他用尺子丈量全县古树,发现好多没挂牌

  王秋元多年形成了一个习惯,边拍摄边向村民宣传文物价值,提醒当地人爱护文物,自觉保护文物。遇到无法忍受的问题,他就直接或间接向有关部门反映。

  “有些不自觉的人随便往秦皇古道上扔垃圾,我就反映给政府部门;建于宋代垂虹桥上的石雕被人为破坏了,淤泥离桥孔仅一米多,我也反映过。2010年,我在赵东岭村和赵西岭村村口发现石碑倒了,就赶紧扶起来……”在王秋元看来,他做这些事情是井陉人的一种义务和责任。

  在他的记忆里,井陉县共有100年以上的古树400多棵,15年来他把其中的大部分古树都记录在了相册里。在拍摄古树前,他先用随身携带的尺子,在徒弟毕富文的帮助下,丈量古树的尺寸,分析古树的树龄,然后跟文字史料对照,发现大帮东岭沟村的一棵古槐树龄达2000多年,大梁江村的一棵古槐也有1000年历史。

  他还发现,六七成老古树没有挂牌。比如胡雷村有棵老槐树,三四个人搂抱树身都抱不过来,但树上却没挂牌。蔡庄也有2棵几百年的古树,也没挂牌。他觉得挂牌就意味着受到文物保护,所以每每遇到这种情况,他就提醒村干部或村民,向林业部门申报挂牌。

  井陉县林业局种苗站李站长表示,井陉县100年以上的古树确实有400多棵,其中三分之二没挂牌。原因是,给这些古树挂牌应该属于林业部门还是城建部门,目前责任尚不明确。

  他拍照不顾家,有人骂他“吃饱了撑的”

  一些村民通过王秋元的宣传,认识到了保护文物的重要性,支持他的人越来越多。72岁的毕富文、50多岁的王会良就是最突出的文物宣传、保护志愿者。毕富文很敬佩王秋元的为人,2013年拜他为师,学习摄影技术,帮他宣传文物保护政策。

  2016年,他们师徒走访了井陉县214个村,拍摄了100个村的古牌楼、100个村的古戏楼、100个村的古阁古庙、100个村的古树,100个村的村委会办公楼。最后精挑细选,做成了五本精美的相册,这就是他俩的“五个一工程”。他们计划把这一劳动成果送给县文物所,作为文物研究资料。

  翻开相册,王秋元如数家珍:“这是最早的城隍庙古戏楼,建于明朝洪武年间,坐落在天长镇城内村。苍岩山镇的景庄村拥有2200多年历史,算是井陉历史最悠久的村了……”

  拿上大号的饮料瓶子装上水,带上一袋子烧饼、馒头,骑上摩托车……这就是王秋元出门拍照时的缩影。他这一走,少则两三天,多则一两月。住宿找最便宜的旅馆,有时还到老乡家借宿,一年四季,他不是在拍照,就是在拍照的路上。王秋元的儿子和好友王会良俨然成了他的专职救援人员。

  “有一次,老王在北陉村拍照时电动车没电了,我接到他电话骑着摩托车赶来,用绳子把电动车拉了回来,有20多公里呢。”王会良透露。

  “还有一年冬天,老王摩托车坏在了半路上,他儿子骑着三马子把他和摩托车拉回来。”毕富文说,这样的救援,15年来不知有过多少次。

  王秋元痴迷摄影,家里的事情则很少关心。为此,妻子埋怨他不顾家,也有亲友骂他,“拍这些干嘛?真是吃饱了撑的!”可他不在乎,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井陉县文物所有关负责人也被王秋元的言行所感动,认为他镜头所记录的大部分属于文物,并表示,文物保护人人有责,希望更多的人能像王秋元那样,用自己的方式为文物保护做贡献。

关键词:文物,矿工,井陉

责任编辑:王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