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您当前的位置 : 长城网 >> 文化频道 >> 精彩书摘

以自然古朴的笔触彰显善美人性
——评邵振国小说《回水湾》

来源: 河北日报 作者:周思明 2016-08-05 08:29:13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□周思明

  邵振国是新时期文学代表作家之一,上世纪80年代,其短篇小说《麦客》发表后轰动文坛,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《回水湾》是邵振国的近作,其中呈现出了一种古典主义的美学维度,一种与现代商业文化相对抗的哲学张力。从《麦客》到《回水湾》,彰显了一个有思想、有立场、有艺术追求的资深作家的审美理想与文化情怀。

  《回水湾》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:靠做小生意和种田为生的滩嘴子和他爹,在一次尸体打捞的“营生”中,发现了一个名叫晚霞的姑娘。在父子俩的挽救下,她慢慢活了下来,并和他们度过了一段宁静美好的时光。随着岁月的推移,有故事、怀心思的晚霞,终于在某一天挥泪泣别了善良的老爹和决计娶她为妻的滩嘴子,离开了她本可以开始新生活的黄河滩涂。至于晚霞为何决意离开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孟氏父子,作家将这个谜抛给了读者,也为他的小说设置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尾。

  在人物形象塑造上,小说集中刻画了孟老爹、滩嘴子、晚霞这三个人物。孟老爹的形象,古道热肠,为人善良仗义,身上流动着民族传统美德的血液,做好事从不计较利益、金钱。他想要晚霞做自己的儿媳妇,但从不以救其性命做筹码来逼迫,而是充分尊重姑娘自己的选择。而儿子滩嘴子就不同了,他是一个被现代社会市场风气熏染的青年,凡事都要先把利益算计清楚了再干活。晚霞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姑娘,她知恩图报,但受传统道德的影响,又羞于以不洁之身嫁给滩嘴子,虽然父子俩早就在心里原谅、接纳了她。所以,她婉拒了这桩婚事,可以说,她的选择跳脱了所有人的预期。

  在文学性建构上,小说《回水湾》给人的突出感受就是,它对关于黄河滩涂人家的故事经营、意境描写、个性塑造等方面,笔法自然、贴切,为人性、人生、命运的揭示起到了应有的作用。小说对于救人、恋爱、田间劳作等细节描写,以及慈祥宽厚的孟老爹对于晚霞那种父亲般的爱,晚霞对于老爹的那种由感恩到亲情的混合情绪,演绎得非常细腻,显示了作家十分老到的审美表现能力。作品散发着自然古朴的气息,这与现代人厌倦喧嚣争斗,渴求宁静自然、和谐美好的人际关系趋于一致。小说洋溢着带有古典色彩的人道主义精神,这就是侠肝义胆,助人为乐,对被污辱与受害者的深刻同情,对弱小无依者的仗义支持。

  在审美思想上,小说弥漫着一种“仁者爱人”的文化氤氲。小说以孟老爹的一系列仗义之举昭示读者:仁爱是人人皆可为的,和阶层、地位、文化、职业等无关。所有人在仁者的眼中都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这才是人性博爱的真切体现。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描写,看似具体而微,却见出孟老爹人性善美、生命尊严的坚守和追求:“滩嘴子伸出竹竿铁钩就去勾,就去拉曳。但是那具尸体柔软光滑,铁钩不容易够上,竹竿一杵就滑落了,再杵,又滑落了,它漂过了筏子侧畔,眼看就要漂向下游。滩嘴子骂了一声:死鬼你站住!便举起竿头铁钩,准备向那雪白的肉躯上狠扎。就这时他爹一声厉吼:狗日的不要扎,住手!滩嘴子停住手,眼盯那块白亮顺流而下。那,那咋捞它?他爹说:你下水。”幸亏滩嘴子用铁钩捞人的鲁莽行为被老爹及时制止,否则晚霞姑娘早已命丧铁钩之下。仅此,便将孟老爹的仁义和善良完美体现。

  读邵振国小说《回水湾》,让人联想到了以写善美人性著称的现代作家沈从文。两位作家虽然年代相隔,但在精神脉象上却遥相呼应,都散发着中国古典美学与人道主义哲学的气息。《回水湾》写人的命运,也写男女爱情;写仗义疏财,也写锱铢必较。但我们看不到小说中伦理内容的剧烈对抗,作品的主题指向善与美,指向人性的厚朴,人生境界的崇高。应该指出的是,强调作品对于爱的执着,不是说作者就是一个唯美主义者,作家的艺术追求,乃是系结于现实人生、实现于生活体验的。

关键词:回水湾,邵振国,古朴

责任编辑:王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