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您当前的位置 : 长城网 >> 文化频道 >> 图书评论

以诗歌疗救生命之痛 评幽燕诗集《诗的毒》

来源: 河北日报 作者:苗雨时 2016-06-17 08:27:24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人生在世,生命的旅程总有困顿和苦难。且不说童年的懵懂,青春花朵昨开今谢的悲哀,中年生活的负累和重压,乃至人老了,内心亦多感落寞与凄凉。以当下人们的生存现状观之,物化世界对人的生存形成了无法抗拒的压力,破坏了个体生命感觉经验的统一性,遮蔽了人的灵性、激情、想象、记忆和思考,从而造成了生命的晦暗和各种病痛。

  诊断“病症”,不仅要观察人自身,也要闻“尘世的味道”。在幽燕的诗集《诗的毒》(漓江出版社2015年11月出版)中,滚滚尘世,人生百态,万象纷纭,苦、辣、酸、甜、咸,汹涌着多种多样的生命况味。

  病症一:《购物狂》。先是臆想,“你看这虚构的春天的现场/多么妖娆而丰盛”;然后一路疯抢,“不停地挥霍,不停地慌乱”;最终是“我满载而归/我弹尽粮绝”。消费主义表面的狂热,难掩心灵深处的空虚。

  病症二:《写字楼》幽闭症。它“张着钢筋水泥的嘴巴/吃我的青春”,人最后只剩下“一架瘦身板”和“一堆中年的皱纹”,眼睛会动,“一副后工业时代的表情”,却丢失了灵魂。

  病症三:《脸盲症》。“举着相认的白旗,落入面孔的迷魂阵/所有的脸都像一张脸,所有的脸部都形同虚设/每张脸都是陷阱,每张脸都是歧途/每张脸都似曾相识,每个人都不敢相认”。人与人之间缺乏真诚和坦露,“我始终认不出生活的真面目”,因此,“这么多年我始终无法和人群达成谅解”。得了这种病,就对世界充满了恐惧和迷茫。

  病症四:“羊群”症。人像《奔跑的羊群》,“裹挟被裹挟,盲从被盲从/一群过后,还有更大一群”,就这样“跑入时光的深处/再也不曾回来”。羊群的“悲凉”,就是人生的“悲凉”,这种“悲凉”来自随俗和从众心理,其实质病根,是个体生命价值的消弭。

  病症五:“疼痛”综合征。《身体各处充满疼痛》:“在按压中不断簇拥/疼的类型各不相同”,有的明显,有的“并不明目张胆地疼/在深处,血肉骨头里,隐藏不露”。

  还有《药物依赖症》,知道自己有病,也对症下药,但“心跳依然飘忽不定”,久治不愈,并产生抗药性。多年对峙,以药为生命。此外,还有思乡症、抑郁症、夜盲症……

  这些病症,有的是诗人个体的,有的是与很多人同病相怜,有的是对他人的疾病感同身受。总体而论,这些病症不单纯是描述个体的生存状态,而是人的整个存在的某种特征。

  诗人幽燕在《诗的毒》这部诗集中,切入个体的现实生存体验,以犀利的笔触,揭示噬心的生命之痛,“以苦对苦,以毒攻毒”,通过对自我的批判,实现生命主体对社会丑恶现象的拒斥和抗争。

  幽燕的诗并不止于批判,而是在扬弃中也有肯定。那就是“时光的纽扣”扣住的良知和人性,以及“是棉的,是暖的”中人世间的爝火、光明与爱的温热。因为诗的审美形式,不仅要给人治病,而且要改变人的生活环境和生存状态,增加营养和免疫力。诗人已人至中年,对世事的洞察更加透彻、深刻,心境也日渐澄静而安宁。这时节,既能够听着上世纪80年代的老歌,“拥抱旧时光”,让那些前尘往事在眼前“浮现”,也能够以爱的包容,相夫教子,看自我生命的绵延与更新;既可以在旅途中感受自然山川的神奇和美丽,从中悟出人与天地万物的共存与永恒,又可以直面庭院中一株“秋天的石榴”,生发出某种人生的启迪。冬天过去是春天,生命四季的轮替,不可阻挡。因此,面对生死,人也坦然。你看《当我们渐渐老去》里的那对老人,他们“搀扶着,低语着/走过一树又一树的金黄”。最后,诗人对繁杂的尘世,这样《表述》:“现在我想转过身去/像秋天的天空和大地/从现在开始/我想把灵魂安放在那里……”

  幽燕的诗歌创作,从批判现实到重塑现实,从思想现实到艺术现实,通过语言的活动,把内心美好的形式转化成现实社会的存在方式。如果总括一下诗人的写作姿态和灵感视域,那就是:她立足当下的现实生活,特别是选择城市题材,把不那么有诗意的东西诗意化,其抒情主体的人格形象,也就在艺术突围的探索里凸现出来。

关键词:诗的毒,诗歌

责任编辑:王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