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长城网>>文化频道>>文化快讯

“武侠护林员”孤独守山 看小说是唯一娱乐方式

来源: 四川在线 作者: 2015-09-07 10:14:00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羊绍军正在查看树林病害。

林站被大山森林环绕,安宁河在旁边静静流淌。

守山多年,羊绍军习惯了孤独的生活。

戴着草帽的羊绍军巡山回来了,他大声吆喝着:“走开,走开。”驱赶着挡在屋门口的一堆鸡,把寝室屋门打开,邀请远道而来的记者进门做客。

四川长江造林局米易森林管护站楠木河管护队的这个小院子,坐落在楠木河畔的森林中间,远处都是茫茫高山,不远处雅砻江的支流安宁河正在流淌。

43岁的羊绍军几十年都在跟森林打交道,随着森林行业不断改革和职能的转变,他也从伐林人,变为造林人,再变成护林人。他来这里当护林员已经几年的时间,曾经是林场驾驶员的他四处奔跑,几年过去,他才慢慢接受和适应了孤苦寂寞的护林员生活,也跟着普威林业局的老资格护林员们学会了辨森林病害等巡山技能。

山里的孤独生活,武侠小说成了羊绍军最好的朋友,采访时性格爽朗的他干脆给自己起了一个绰号:就叫我“武侠护林员”吧。

经历/

造林三年“挖窝子”,苦得直叫唤

羊绍军是“林二代”,1994年顶班父亲从射洪来到攀枝花。刚到林场的时候,他先被安排干基建,学木匠的手艺。羊绍军不太乐意,他最想去机电工段,但没有实现这个愿望。

21岁的壮小伙以为自己能吃苦,但自上工开始就干的是重体力活,就是每天到江滩里抬石头,再装上车。攀枝花的太阳比羊绍军川东老家毒辣多了,没几天下来,他的皮就晒脱好几块。“我跟爸说,不想干了,一个月也就100多块,想跟着老乡去上海打工,他们一个月都能挣1000块了。”羊绍军回忆当时的沮丧,但父亲告诉他,干林业就得受得了苦,劝他别打退堂鼓。

后来,羊绍军学了驾驶,当上了驾驶员,可以开车到处跑,给单位运载木头。

2003年之前,羊绍军所在的单位雅砻江木材水运局(长江造林局前身)是一个很红火的木头水运单位,职工最多达到上万人。他们的工作是把收购的整木通过雅砻江和长江的自然水力往下漂送,在江弯道设置装卸站,把木头拉上岸再外运。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,他们单位是很红火的。

随着长江上游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启动,天然林停止采伐,雅砻江木材水运局整体转移,成为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施工企业,曾经的水运企业开始参与造林,单位也改名变成了长江造林局。

羊绍军也走出了驾驶室,开始参与植树造林。当年,不光是羊绍军这样的基层林场工人,包括造林局机关的所有人,都得接受量化任务,上山造林。

当年他被安排在米易县得石乡三汤沟,单位从农家租了一个房子,几十个人挤在里面。每天天还没亮,羊绍军和工友们就得起床,带上水壶、十字镐、铁锹等用具上山。

造林就得先“挖窝子”,这个得干季挖,这是很苦的活。挖了窝子后,等到雨季再上山,把几十斤重的树苗背上去栽进窝子。“挖窝子”一天每个人要挖30个,窝子须40厘米深,直径1尺,否则栽不牢树。“挖窝子”都在山坡上,挖到石头还得先敲掉,很费体力,几天下来手上都磨出了几个泡。

有一天,一个工友突然锹子一甩,“他说,老子不干了,我们停下来,只能劝他,其实我心里也这样想过。”羊绍军说,以前水运的时候日子好过,现在大家却干起了造林,苦得直叫唤,“我想,我是工人,干的是比农民还苦的活。”就这样,造林栽树的活,他一干就是3年。

遇险/

初当护林员差点摔下山崖

2005年开始,他又握起方向盘,开了一段时间的车。到了2011年,造林局的职能再有变化,开始参与护林工作。长江造林局在攀枝花没有自己的林区,羊绍军又从驾驶员变成了一名基层护林员,他被安排到了楠木河林场,协助普威林业局管护站的护林员一起巡查11多万亩的林区。

2013年3月的一天,他跟随普威局的两名护林员一起徒步去巡山。这一天,他们从电站梁子一直走到好耍梁子,走了10多公里。返回路途中走了一段野路,周围除了树,什么都看不到。还没什么经验的羊绍军走偏了路,突然脚下一滑,径直跌落下去。“两个同伴反应快,一把把我逮到了,正好又有个树枝挡了一下。把我拉上来的时候,才发现下面是悬崖,掉下去可能就没命了。”羊绍军说,这是他当护林员后最惊险也是最后怕的一次经历。

最让羊绍军苦恼的是痛风,在这个闭塞的管护站里,条件比较艰苦,医疗保障更是不能保证。每天巡山去不同的地方,痛风随时会发作,痛起来的时候他觉都睡不着。不过,已经在这里安心干了几年的时间,他已经慢慢习惯了。

孤独/

最爱武侠书自称是“武侠护林员”

“孤独太恼火了,电视没有,手机也没有,水也恼火,每天都是灰头土脸的,放假回家老婆都嫌我一身臭。”

刚开始当护林员的时候,条件比现在还差,羊绍军曾经天天发牢骚,既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由地到处走,一进山就要呆一个月,顾不了自己的老婆孩子。

当护林员的日子实在清苦,没任何娱乐活动不说,身边连说话的人都没几个。护林站就6个老男人,“每天就看着这几张老脸,外边知道的一点事情摆过来摆过去,说到后来连话都不想讲了。”

和他同住一间寝室的工友叫皮小华,也是射洪老乡。这个人絮叨不停,话特别多。每天晚上,两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发各种牢骚。这两天,皮小华休假回去了,只剩下羊绍军一个人,他还有点不习惯晚上的安静。

老的护林员告诉他:“干这个工作,得会和孤独斗,你得找乐子。”羊绍军于是跟着大家养起了鸡,在院子里到处挖虫子,喂给鸡吃。不上山太无聊的时候,他会看蚂蚁搬家,看它们搬到哪个洞穴。

不过羊绍军最大的乐子是看武侠小说,以前当驾驶员的时候总带上一本,闲下来时打发时间。当了护林员后,每次进山之前,他都会到书店租好几本武侠小说,带到管护站去。每天晚上,武侠小说成了他最亲密的陪伴。

“我最爱武侠书,你就叫我‘武侠护林员’吧。”羊绍军现在不怎么喜欢去租书了,倒是把他的手机递到了记者手上,让记者看看他现在全新的武侠书籍目录。他说,护林员也是紧跟潮流的,如今他一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下载尽可能多的武侠电子书,这是他对付孤独生活的最好的办法。

关键词:护林员,羊绍军,小说,挖窝子,普威,武侠小说,雅砻江,驾驶员,楠木

责任编辑:文苑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