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长城网>>文化频道>>文化快讯

茅奖作家刘斯奋:现在每天发微信甘做老宅男

来源: 金羊网 作者: 2015-04-19 10:15:00
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“按佛教禅宗来说,我属于顿悟。”

历尽十六载劳作,终于完成长篇巨著《白门柳》后,刘斯奋吁了一口长气,立马刻了一方印章“挥霍余生”。那年,他才53岁。刚过知天命之年 ,他便将往后岁月视为可供挥霍的“余生”,这是何等的散淡,而散淡中又有几分傲然。

现在,刘斯奋不常出门,参加社会活动也大为减少,甘做一个“都市老宅男”:随便泡上一壶茶,闲翻几页老书,来了兴致便在画纸上涂抹一番 ……这便是他的写意“余生”。

《白门柳》获茅奖没有“内幕”

在广东,师承、家学渊源对于一个人的成长与成功并不是特别重要,而更多是靠自身的天赋与勤奋。

收藏周刊:《白门柳》获得了茅盾文学奖,相关的研究著述也层出不穷。您曾多次谈过这本书的创作状况,但我们还是要问,评奖的过程是怎样的?是评委看到您是官员吗?

刘斯奋:从37岁写到53岁,这部小说耗掉了我人生精力最充沛的16年光阴,也许有一批“才鬼”冥冥中在支持我。到现在,我感到比较欣慰的是,这部书似乎还不过时,先后共推出10个版本,其中光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“茅奖版”,五年中就重印了12次,另外还出了台湾的繁体字版 ,说明一直还有人在看。对作者来说,这才是最重要的,获奖倒还在其次。在1997年,对于《白门柳》虽已有一些评论,但远未走红,就历史小说而言,当时最热的是二月河的“帝王”系列与唐浩明的《曾国藩》。获奖名单出来后,文坛内外都很意外。坦白地说,我当时还不能完全算文学圈的人,在众多评委中也只认识一位蔡葵先生,因为他给我写过书评。至于所谓“官职”,我一个厅级干部,在评委会眼里能算什么呢?而且闹不好还会起反作用。所以,当年的评委们是根据其自身判断去评定的,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“内幕”。

收藏周刊:众所周知,您是广东文坛获得茅盾文学奖的第一人,也是目前唯一。在全国格局中,广东文学处于怎样一种地位?文坛中,我们听到过“陕军”、“湘军”、“鲁军”,但似乎没有“粤军”的说法。最近十多年,为何广东难出重量级的作家及作品?

刘斯奋:也有过“粤军”的提出,只是不如其他“军”叫得那么响。这其实是广东文化的一个特征。广东一直是平民社会,没有紧密抱团和人身依附的传统。你可以受到尊重,但大家不会众星拱月地捧着你。人们更习惯于各自精彩。所以,广东出人才往往不以集体亮相的形式展示出来, 但会突然冒出一两个特别出色的人物,让人大吃一惊。比如陈白沙、康有为与梁启超等。在广东,师承、家学渊源对于一个人的成长与成功并不是特别重要,而更多是靠自身的天赋与勤奋。所以,对某个文化精英的出现,你甚至很难找出清晰的前后文化脉络。

父亲起名字就是想让我勤奋一点

父亲给我起名,就是想让我勤奋一点。除了勤奋,也要聪明。如果按佛家禅宗用语来说,我所走的应该属于顿悟一路,而非渐悟。

收藏周刊:您刚才讲到,在广东,师承与家学对一个人的成长并不特别重要。但具体到您的家庭,您的父亲刘逸生先生,他既是知名报人,又是古诗词研究专家;而您的弟弟刘斯翰是知名诗人、学者,妹妹刘圣宜是大学教授;您的儿子刘一行是新锐画家、青年美术理论家。一堂三代出了多位文化人,在广东还是比较少见的。这应该与家风及您父亲的影响分不开吧?

刘斯奋:我的父亲当年工作十分繁忙,对我们连言传都不多,主要在身教了。家里有很多书,都是开放型书柜,我们看什么书都可以。如果读书时遇到什么问题去请教父亲,他倒是一定会给我们解答。他对于我们的教育一向非常宽松,从不为我们设定目标与模式,而是让各人按自身的天赋和兴趣去选择和发挥。还有很特别的一点,就是他为家庭营造了平等、自由的氛围,我们可以一起就某个问题讨论,争论激烈时儿女对父亲甚至会出言不逊。而我也将父亲的这一套理念传给刘一行他们。我没有专门的老师,他也没有专门的老师,完全是靠着自己的爱好与悟性来画画。我没有专门接受绘画程式的训练,也没有给他任何程式的规范。

收藏周刊:您的家庭算是诗礼传家吗?

刘斯奋:我们这个家庭并非是什么名门望族,也不是诗礼传家。我的祖父出身低微,充其量是个鞋匠。我父亲自幼失怙,流落到香港,在底层干过很多工作。但是他爱读书。他曾给人卖水果,但他还是捧着书,别人就只好把他炒掉了。他全靠自学成才,后来是《羊城晚报 》的筹办人之一,1959年出版的《唐诗小札》印数近百万册。所以你看,我们这个诗书家庭是突然冒出来的。

收藏周刊:您的名字是父亲起的吗?有何用意?

刘斯奋:是我父亲给我起的名字,就是想让我勤奋一点。除了勤奋,也要聪明。如果按佛家禅宗用语来说,我所走的应该属于顿悟一路,而非渐悟。

睡好觉的秘诀就是不要去想啥

我现在甚至能连续睡上八九个小时,真是太幸福了。睡好觉的秘诀是什么,你知道吗?就是不要去想啥。

收藏周刊:您刚才说到网络空间的语言暴力,想必您经常上网吧?

刘斯奋:我也会上网,但现在手机看得更多了。看新闻,看微信,主要倚重手机。我也玩玩微信,耗进去的时间也不算少。在不同的朋友群里, 我可以看到不同人的兴趣与爱好,也获得很多信息,五花八门,颇有意思。

收藏周刊:您现在的生活很有规律吧?当年,您历尽十六载劳作终完成长篇巨著《白门柳》后,立马刻了一方印章“挥霍余生”。您现在是怎样“ 挥霍余生”的?

刘斯奋:哈。(笑)挥霍人生其实也就是自由自在地享有人生。我现在的生活很有规律,参加社会与艺术活动大为减少,爱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,爱干啥就干啥。我现在甚至能连续睡上八九个小时,真是太幸福了。睡好觉的秘诀是什么,你知道吗?就是不要去想啥。

收藏周刊:您现在还经常外出吗,旅行或者写生?

刘斯奋:有媒体采访我,直接在报纸上冠以“都市老宅男”这几个大字。这个说法很形象,也很真实。我现在不大外出,多是宅在家里,享受一份独处的清静。(策划:李世云 记者:韩帮文)

关键词:刘斯奋,白门柳,余生,作家,发微,内幕,收藏,父亲,文坛,曾国藩

责任编辑:文苑

相关新闻